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食美浙江

拾蘑菇折山笋 那些年的山野趣事

2019年11月19日 09:35:00   来源: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 应崇贤 

  校园西侧,就是山。更准确地说,我们男生宿舍就矗立在山垅鼻上。那仄仄的山垅幽幽的山坳,那俯仰生姿的松树和灌木,那翠绿掩映的野竹与杂草,都会不时地给人惊喜。

  拾蘑菇

  那山垅山坳是不时地会去玩的。因为近,不仅周末,就是没课的下午也会去。

  这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一个雨后初晴的周末,一个暖阳煦照的上午,我和小兄弟李银富(整整小我一轮的应届生,大二开始就如影伴形般跟着我)信步上山消遣。我们徜徉在煦和的阳光里,我们呼吸在清新的空气中,我们趔趄在舒缓的山坡上,我们匍匐在陡峭的垅坎上……

  “这是什么?”走在我前面的银富忽然蹲下,指着面前潮湿的泥巴处几根稀疏的松毛覆盖着的一个褐色的圆球——仔细看是一根柱状支撑着一个半球。

  我凑近一看,告诉他:“这是野生蘑菇。”然后,我给他讲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二姑,因为家里穷,爷爷作主在她三岁时给了李公坑人当童养媳。李公坑是山旮旯,四周都是大山,山上很多野蘑菇。有一天,我那姑父采了好多野蘑菇回来(那是解放前,有野货充饥是很运气的事情),就烧起来吃。因为他对我姑姑很虐待,只给儿子吃一点点而不让我姑姑吃,而绝大多数他自己吃下。结果,姑父中毒而亡,表哥因中毒不深而捡回一条命——因为是那毒野蘑菇所致。”

  继而,我一边捡起那蘑菇,一边为他讲解:

  “长在松树旁边的,一般没问题。特别是这种菇体上长有铜锈绿的,绝对安全而且鲜美。

  于是,我们开始在附近搜寻起来。虽然不是俯拾皆是,但也颇有收获。不大一会功夫,就有几大捧。

  拿到食堂,正值炊事员开始上班。挑拣洗净后,就请我那堂弟帮忙。只见他添油加姜三下五除二很快就为我们烧好了。

  端着两大搪瓷盆连汤带水的美味回到寝室,与室友们一起共享了这爽滑柔嫩鲜美的天然野味。

  如是者好几回回。有一回,还加入银富从家带来的一块小腌肉,味道更添香醇。

  折山笋

  毗邻宿舍小山岗西南面的小山坳,就是三岩寺的寺庙所在。或许是因为有部队驻扎吧,寺庙的香火并不盛。

  当然,部队,我们是不去打扰的。我们只是去那僻静的地方,复习我们的功课而已,因为马上就要期中考试。

  我们三两好友或倚崖看书,或傍荫默读,或掩卷静思,时而又一起交流各自的“新发现”。这种幽静的环境,这种互补的方式,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复习效律。

  小憩间,我突然发现离我们不远的山坡处有几丛长得十分葳蕤的山竹。就这个季节,就这个长势,我断定有山竹笋。逶迤上前一看,果然有好几支长得十分硕壮的,我迅速地折下,举起手中炫耀着。于是他们也赶紧攀向另外几丛,拨开草丛探入竹蓬,手到笋断皆有收获。

  很快,我们涉猎了目光所及的所有野竹丛,掳获了意外的“硕竹”,人人大喜过望。

  于是,我们蹲在树荫下开始剥山笋壳(衣)。

  我和银富都是用右手大拇指指甲撬起笋壳(衣)的贴合部,然后旋转笋体而剥脱一层。以此类推,从下往上一层一层剥。

  而YU青(我的前座,是七仙女中的firstbeautiful)却是大拇指甲掐住食指甲,双双并用,把山笋衣尖撕成两半,然后左手拇食指捏着笋腰,右手食指顺势将半支笋衣一圈一圈地往下卷,接着又将另一半笋衣一圈一圈往下卷。瞬间,一支白黄青嫩的山笋肉呈现在那玉掌之中,更绝的不是快而是所有能吃的嫩衣都仍连在笋肉上!

  第二支,第三支……她一边卷一边说:

  “在老家,我妈妈就是这样剥的。”

  声音清柔细软,表情真诚神圣,身段摇曳生姿——地地道道的邻家小妹一枚。

  于是,我和银富都不剥了,很享受地看着她那几近艺术的表演。很快,YU青变魔术般剥完了二三十支山竹笋,我们满手凯旋。

  我们照例拿到食堂,照例让堂弟帮忙。因为加了油盐佐以腌菜,烧成后端到餐桌上,那酸酸香香的气味迷倒了小半个膳厅的同学,相熟的纷纷过来尝鲜。于是,我不得不赶紧拨了小半盆美味送到相邻YU青所在的青红翠兰华那桌以酬惠劳。

  因为此,效仿者络绎不绝,山竹丛几乎被摸脱叶,山竹笋再也没有现身于我们的餐盘中。

  四十年后,那野蘑菇,那山竹笋,仍然牵引着我们的味蕾。

编辑:陈革林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