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特别推荐

郑坑梯田 雕刻在山脊上的田园风光画

2019年11月19日 09:40:00   来源: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 项小六 

  “景宁县郑坑乡有高山梯田,规模宏大,气势磅礴,曲线优美,秀丽雅致,不逊于云和县的梅源梯田,只是因为未经包装开发,所以鲜为人知,人迹罕至。”9月下旬,我们终于得酬心愿。

  车子行驶入郑坑境内,所见的第一个村庄标识叫吴布。只见山谷两侧山坡上都是梯田,一座座房子依山就势分散在梯田中间。乍一看,那一层又一层,如水波荡漾开去的梯田,都因这些房子的突现,才激起圈圈涟漪。村中央一上一下有两棵古树,左下方的是红豆杉,右上方是一棵巨大的古樟,树干遭火烧虫蛀,形成了一个足可容纳三个成年人跻身的巨大空洞,但依然枝繁叶茂,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一条石阶从公路边的村民广场起步,经红豆杉、大樟树下蜿蜒而上,像一条拉链,把道路两边的民居拉拢在一起。一幢幢房子间大多间隔着一堵土坎,或者一丘水田,或者一块旱地,或者一片竹林,不像地势平坦的汉族村落民居如南瓜架子一样堆叠在一起。这些房子都是土木结构,独栋的三间为主,也有五七间一溜横排的,基本都是两层。

  中饭时分,我们来到村文化广场后山竹林边准备吃午饭,一位大叔见状,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坐下来吃。大叔的家是一排独幢房子,正好处于坡地中部突出位置,房前房后都是梯田。

  饭后,我们站在大叔家门前宽大的晒场上,一边观景,一边与大叔闲聊。这里居高临下,视野非常开阔,是一个很不错的观景平台。放眼望去,金色的稻浪从对面山谷翻卷而起,越过谷底,汹涌而上,仿佛要把大叔家的小房子吞噬在波涛之下,景色相当壮观。

  从外表上,看不出大叔与我们有什么不同之处,但是从大叔家闲置着的火笼,灶台前的火塘,挂在简单家具边的几条彩带,可看出他们依然保留畲族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基因的。

  二

  驱车到柳山方向茶厂边的观景亭,是我们这次郑坑行后半程的开始。在盘山公路上,几乎可等同于在金色的海洋中冲浪。除了感受到赏心悦目、温暖人心的金色稻浪扑面而来的刺激,还享受稻谷芬芳的涤荡。当富含成熟的稻谷特有芳香的空气,触摸你的毛孔,透过你的鼻腔,进入你的肺腑,有一种热流自你体内集聚、泛动,渐渐升腾而起,通达你的每一个细胞,身体渐渐舒坦起来,思维也渐渐活泛起来。

  一次次,同车的朋友发出惊讶的呼叫声。那是因为,景色的壮观出乎意料。一次次,他们正色警告我:开好车,你先别看!随着他们的每一次大呼小叫,我依然难以做到不用眼睛的余光往车窗外快速睃视。

  从郑坑牌楼门前右转,到了茶厂旁观景亭。置身观景亭,极目远眺,吴村一带的梯田便尽收眼底了。面对气势磅礴的梯田,我顿时词穷,不知怎样用言语去描绘眼之所见。脑海里只剩下一个词:太美了!

  如海般涌现的梯田,自吴村所在的谷底,沿着群山起伏,绵延而上,攀爬到一个个垅背,又潜身于一个个山坳,看那架势,仿佛山长到哪里,水流到哪里,梯田就延伸到那里。

  于是,高耸的大山,被一大片一大片醒目而浓重的色块所切割。墨绿的是松树林和柳杉林,深绿的是丛丛竹林,金黄的是层层梯田。那黄的绿的,泾渭分明,貌似恣肆放纵,毫不相干,实则互为映衬,构成了一幅雕刻在山脊上的,妙不可言的山水田园画!

  这些梯田就着山势修筑,大小不等,长短不一,唯一共同点,是每一丘梯田都有一条丝带一样曲曲弯弯的田埂。数公里连绵不断,数以百计、千计的层级阶梯,仿若金色瀑布,不,瀑布不足以形容其气势,仿若火山熔岩,从山的高处倾泻而下,又如层层推涌的浪涛,恣意成一片金色汪洋。而吴处、吴村等一些古村落,则像散落在金色汪洋中的小岛和岩礁。

  一时间,我仿佛听到海浪拍岸的轰响,那是——畲族人用勤劳聪慧谱写的波澜壮阔的、千回百转的、唯美迤逦的华丽乐章!

  调息再三,终于平复呼吸。我们继续向柳山进发。

  柳山村,或许因树而名,因为村庄周围到处是茂密幽深的柳杉林,粗壮者一人不可合抱。出村庄上首的柳杉林,又赫然是一处几百亩的梯田。像一层层大海的波浪,围着山梁,围着握成拳头一样紧密的村落,围着孤独的礁石一样的民居,围着田埂上绿色船帆一样的柳杉,围出了与世隔绝,世外桃源的境界,弄出了颇有几分欧洲田园风范的动静。

  伫足良久,思绪飘忽到春冬季节,如此众多的梯田都被灌满水时。清晨,在漫漫云海覆盖下,层层梯田像镶嵌在山坡上的一面面大小不一的镜子,银波荡漾;日落,在茫茫森林的掩映中,夕照下的梯田,金光灿烂,变化万千,让人犹如置身于魔幻境界。

  我的心,被轻轻撞击了一下。春冬季节,不到郑坑来看梯田,怎么能读懂雕刻在山脊上的田园风光画?

编辑:陈革林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