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悠游浙江  >  风情

缙云南乡端午 不一样的节日习俗

2018年06月15日 09:14:00   来源:浙江在线-中国缙云新闻网 通讯员 陈喜和 

    缙云南乡的端午节虽没有赛龙舟、饮雄黄酒等习俗,但一般都有吃大蒜的习惯。端午前,大蒜收获了,把色相好的连把一束一束地系好挂起来当调料备用,其余的整个加肉等煮了吃。因大蒜具有增进食欲,健脾开胃,化积利咽的作用。

  在端午节的前几天,家家户户的门边,都要插上艾蒿和菖蒲,有这一习俗的地域范围比较宽广。它的来历有一个美丽的故事。说当年黄巢造反,有次黄巢在路上碰到一位妇女,背上背着一个大一些的孩子,手里牵着一个小一些的孩子。黄巢将要杀他们的时候,注意到了她对待两个孩子的不合常理的情形,感到奇怪,就问其原因。原来大的是大伯的孩子,父母双亡留下一根独苗,倍加爱惜;小的是她自己的孩子,只能受委屈了。黄巢被她的精神所感动,良心发现,没有杀他们。并且叫她回家后在自己的门上插上艾蒿和菖蒲作为记号,以便保护她。结果她回家后,叫乡亲们都在门上插上艾蒿和菖蒲。以致黄巢辨不出到底是哪一户,全村人得以保全。此后每年端午都要在门上插上艾蒿和菖蒲。传说的真假,我们不得而知,全国其他地方也有此类的习俗,但艾蒿和菖蒲这两种植物都有强烈的芳香,同时具有药性,古人用它们治病,也用来辟邪,这倒是真的。

  端午往往还与气候扯点上关系,有句缙云俗语:“食了端午粽,寒衣远远送”,说明过了端午,天气才真正热起来;还有“端午寒”和“端午大水”之说,因为在端午期间,往往是“黄梅时节家家雨”的气候,且略带有几分寒意。

印象最深的是爷爷和父亲都要在端午节那天,到野外采拔一些草药回家,据说,那天,有神仙下凡施药,即便是普通的草,采回家来也是良药了。有一种叫“荆芥”的草药,是治疗感冒的。我们小时候患了感冒,都是煎吃这种药喝,效果很好。不像现在的孩子,有点头痛冷热就往医院送,成百上千地花钱,身体也不见得比以前的孩子健康。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最能唤起我们回忆的,当然是端午节的重头戏——包粽子。虽然说“三日清明五日年,端午一个大午前”,其实过端午节也还是比较繁琐的。特别像我县大洋一带的著名小吃柴灰粽,要早几个月就要烧好一种叫“硬壳”的柴灰;我们这里一般用豆柴灰、油桐树灰或栀子。把柴灰溶解在水里,沥去灰渣,澄清,再倒入洗净的糯米,浸泡一个晚上,第二天沥干,就可以包了。粽子用的馅,分甜的和咸的两种。

  甜的是以赤豆末、麦粉、米粉等加糖而成;咸的一般用腌制过的猪肉、笋干、菜干、栗子等。根据不同的口味,有些人把粟米或赤豆、蚕豆(即豌豆)等食材直接混拌在糯米里,叫“粟米粽”、“赤豆粽”和“蚕豆粽”等。

  包粽子一般用箬竹的叶子,叶子宽大,光滑清香。捆粽子的材料,大多用棕榈叶,也有用龙须草或嫩竹条的,这些材料,都有一股自然的清香味。现在有些人用包装带捆扎,丧失了原有的风味,没有了地方特色,更有安全隐患。

  小时候,常在一旁看母亲包粽子,也是一种享受。我母亲是包粽子的好手,所包的粽子棱角分明,煮好后,饱满而不破损。

  粽子包好后,放在大镬里,加足水,先用猛火烧开,然后用文火慢慢地焖煮。一般在上面还要覆盖稻草保湿和防水。这时候,家里家外弥漫着一股清香,这清香极易激起我们的食欲,寄托着我们温馨的希望。一般是头天晚上下镬,第二天早上享用。在充满期待的那个晚上,是最鼓舞人心的一段既美好又漫长的时光。

  在缙云南乡,端午与过年一样,女婿也要给丈人丈母娘送礼,礼物就是粽子。戏之曰“纳碓税”。如果是新婚的第一个端午,是整担送的。丈母娘用女婿送的粽子再分送给左邻右舍,一般每户三五个;而左邻右舍都要以一个粽子一个鸡蛋作为回礼。这些鸡蛋集中后让女婿带回。

  斗转星移,人事沧桑,现在我们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买到粽子,加上丰富的其他食物,完全没有了当年在等待吃粽子和吃粽子时的那种感觉、那份快乐。现在每到端午,就想起儿时过端午的那段美好时光,享受那种感觉和快乐。

编辑:陈革林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