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纵横浙江  >  人文

[椒江]廖春妹:触手生春,绣出美丽人生

2018年05月31日 08:45:03   来源:椒江新闻网  

  

  浙江在线-椒江新闻网05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陈胡南 通讯员 沈雨萍 王霄雯初识廖春妹,是在初冬的一个上午,她正忙着装修自己的厂房,悉心整理刺绣藏品,偌大的办公室里,铺满了她多年的收藏。

  头微垂,眼含笑,廖春妹如视珍宝般小心翼翼地摆弄绣品,似乎将期盼与才情都赋予其中,安静而有力量。三言两语中,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她所流露出来的那份情怀,对刺绣的深深热爱。

  缪春妹从8岁开始学艺,到如今已是知天命的年龄,变的是容颜,不变的是对传统手工艺的那份坚守与执着。40多年来,缪春妹从未中断过刺绣,成为台州刺绣文化传承与发展绕不开的一个人物。

  8岁学艺,16岁开始创业

  缪春妹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是一个“家家有刺绣,户户有绣娘”的年代,台州登记在册的绣女号称有15万之巨。8岁大的春妹在母亲与外婆的影响下学会了刺绣。因为喜欢刺绣,年纪轻轻的她早早参与到相关刺绣工作中,边上学边刺绣。但由于当时绣女众多,待绣的花片供不应求,许多人总是无花可绣。

  年幼天真的春妹便把两个姐姐的指标免费分享给邻居,而这无心之举,却栽下了一颗创业的种子,春妹开始思考,怎样才能让想绣花的人有花可绣?

  13岁时,一次偶然的上海之行给她带来了机遇。起初只是陪母亲去拜访在上海轻工业局工作的舅舅,一次深入交谈,廖春妹向舅舅说出了她思考许久的想法。意料之外的是,舅舅对此十分上心,帮助她联系上了当时负责刺绣出口贸易的上海丝绸进出口公司。

  14岁,廖春妹从上海丝绸进出口公司拿到了许多订单。但当时的经济体制并不允许私人的订单分配,当地绣衣厂便做中转站,将她的订单分配给集体,并给予她极高的工资。尽管廖春妹可以靠这份稳定的高工资轻松过上好日子,但她仍希望能够独立创业,凭自己的力量办一家绣衣厂。

  16岁的她找到了上海的一家厂商,问厂长:“我想承包生产一些产品,有没我能做的东西?”厂长佩服她的勇气,给了她三条样本手帕,要求每样做300条,许诺其如果质量达标,后期还可合作。

  带着样本回家的廖春妹,把自己关在家中就开始潜心研究样品,因为没有任何美术设计的基础,她只好凭着观察模仿早年收藏的民间刺绣图案,独立设计出了第一批图案作品,并聘请了周围妇女帮其绣成手绢。从代加工到自主生产的产品有80%的合格率,这让她淘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17岁,她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作坊,从画花稿、凿花、楷花到刺绣,从图样设计、面料选择到最终产品的形成,她都一一亲自动手。

  23岁时,她创办了“台州市绣都服饰有限公司”。从开小作坊到办企业,廖春妹经历了供不应求的高利润时代,也遭遇过金融危机、“非典时期”外贸订单急骤下滑的时代。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壮大,“绣都”产品遍及香港、北京、上海、杭州、大连、厦门等城市,澳大利亚、柬埔寨等多个国家的机场免税店、高档商场及五星级酒店,发展出60多家自营专卖店,如今的“绣都”已成为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文化创意龙头企业。

  将绘画融入刺绣,独创个人风格

  台州刺绣是将布底抽空剪透,以绸衣绣丝线,不但立体感强,且镂空部分更是玲珑剔透、别具匠心,在中国刺绣工艺上独树一帜,在国际上被称为“东方瑰宝”。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多方面的原因使得台州刺绣的市场影响力和艺术价值大不如以前,那么如何寻找一个新途径,适应新的市场需求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廖春妹的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刺绣能否向绘画借力?她想通过将台州刺绣与绘画相结合,提升台州刺绣的品味,使之成为既具审美价值又具收藏价值的生活艺术品,以此拓宽台州刺绣的发展道路。

  廖春妹从来都是有想法就付诸行动的人,她带领创作团队把画搬到了布上,借助中国画的构图,纳天地自然,集岁月雅物于一针一线中,运用刺绣的言语将古典美与绣女的才情呈现在大众眼前。《向善图》和《江亭秋色》便是她的成名之作,连续获得两届浙江省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

  寻找美感,设计图案,反复修改,画完花稿,剪裁好每块绸缎,凿花、楷花,最后刺绣,传统绣品别具匠心的审美内涵与中国现代设计的元素相结合,撇开浮躁,静心绣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月的绣品,不仅是生活,更是廖春妹坚持的一种文化传承。

  其创作的作品《虞美人蛱蝶》、《凤戏牡丹弧形大披肩》、《和谐中国手绣大披肩》等参加了深圳文博会、浙江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博览会,多次获国家级金奖。G20杭州峰会的国礼手包、送给外宾的国礼“龙凤袍”,这些东方文化色彩浓郁,并具有浪漫现代气息的刺绣作品受到国内外人士一致的好评。

  廖春妹传承着“台州刺绣”的同时,也不断地探索和创新,将新工艺、新材料不断引入台州刺绣的服饰品设计中,注重服饰品风格与装饰性工艺的结合;在刺绣图案的设计上,廖春妹借鉴了中国画、现代绘画的元素;在刺绣工艺针法上,她在传统的刺绣针法中融入许多个人创新技艺,为刺绣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并从中创造出独具个人风采的刺绣作品。

  创新,应内置于技艺本身,也应超脱于技艺之外。欣赏廖春妹的绣品,除了视觉上的美的享受外,人们也可以从中看到传统工艺与现代市场的对话。

  筹建台州刺绣博物馆,传承和发展台州刺绣

  在“男耕女织”的古老习俗中,“刻丝绣线,固是女红”一直沿袭着,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机械化的普及,手工纺纱织布、剪花刺绣这些“女红”技能已逐渐远离我们。时至今日,随着经济及现代工业的飞速发展,农村城市化步伐的加快,民间刺绣已日渐稀少,遗存下来的古老绣品更是弥足珍贵。

  源于对刺绣的喜爱,三十多年来,廖春妹遍访各地藏家,收藏了近万件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民间刺绣作品,其藏品跨越明、清、民国,涵盖全国各地不同绣种,涉及衣饰、肚兜、荷包、枕顶、云肩、靠垫、鞋帽、屏风、绣画,以及婚庆服饰等类目,其中不少为孤品,具有相当高的工艺技术价值和研究价值。藏品业内专家认为,其在刺绣收藏方面,无论是数量和艺术价值都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为民间刺绣的传承保护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筹建台州刺绣博物馆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廖春妹为了收集古代绣品,走遍农村的大街小巷,全国各地的集市,甚至单独深入村寨,搜集各种各样的刺绣作品。有些绣品是从农妇手中低价买入,有些则是从收藏家中高价获得。“因为刺绣的材质大多是丝缎布匹,不懂得如何保存,使得大量古代绣品损毁。”廖春妹对此感到十分可惜。

  提及为什么要花如此大的精力和财力去建立台州刺绣博物馆和台州府城刺绣博物馆,廖春妹表示,“我希望将台州刺绣博物馆打造成中国刺绣文化展示交流的平台,为国内外的广大刺绣爱好者提供一个研究、交流、创作的地方,并以此为契机,弘扬台州传统工艺刺绣,弘扬台州的城市文化,使其成为台州别具一格的金名片。”

  在大众眼里,廖春妹不仅是一位企业家,更是一位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首届刺绣绣艺大师。除了经营台州市绣都服饰有限公司,她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对台州刺绣的研究和推广中。她不仅筹建刺绣博物馆,还潜心研究、分析她所收藏的绣品,发表了《民间刺绣的现代发展思考》、《浅议“闺房绣楼”的艺术内涵》等多篇论文,编著出版《中国民间刺绣肚兜篇》、《中国民间刺绣荷包篇》、《触手生春廖春妹刺绣艺术》等书,被国家博物馆、清华大学图书馆、浙江大学图书馆等收藏。

  廖春妹,平凡但不平庸,外柔内坚蕴一缕暗香;自信但不自负,笃定追梦化一番风景。近日,她正在重新装修台州刺绣博物馆,为全面展现台州刺绣做后续准备。“我们现在常说文化自信,那么自信源自哪里?我觉得就是源自于那些民间的,传统的东西,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一条与众不同的创业之路,廖春妹要做的,是唤醒人民对传统古绣文化的重视,提高大众保护民俗文化的自觉性。

编辑:王雅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