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纵横浙江  >  经济

[临海]85后小伙回乡“抬”花轿

2018年05月29日 10:15:11   来源:浙江在线-临海新闻网 杨红枫 金晓欣 陈胡萍 

  浙江在线-临海新闻网5月29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杨红枫 实习生 金晓欣 陈胡萍)描金的凤凰展翅欲飞,木质的雕花栩栩如生……一顶大红花轿承载了从古至今万千中国女子的如诗情怀,也见证了乡村曾经的热闹繁荣。走进小芝镇龙岙村文化礼堂,华美的花轿一字排开,各类婚庆乐器陈列两旁,村里老人一句满是自豪的“浙东女子尽封王”也引出了小辈们对古城婚俗的无限遐想。故事里的喜乐声并没有成为绝响,该村85后小伙毛武顺用了7年时间,让花轿再次成为乡村里一抹火红的亮色。

  “千杠万杠,不如花轿一杠。”这是曾经流传于龙岙村的一句俗语,与之相关的是一段差点被历史风尘掩埋的龙岙村轿班的往事。龙岙村轿班在清朝末期成立,至今已有150多年。传到第四代班主郑先春手上时,龙岙村轿班有80多人,并有自己的唢呐队,在原桐峙区和周边的三门等地小有名气。新中国成立后提倡婚礼简办,龙岙村轿业曾经一度凋零。在“文革”期间,郑先春家传了四代的4顶花轿被一把火烧个精光,龙岙村轿班也解散了。之后的几十年,轿班的历史渐渐淡出了龙岙村人的记忆。那时候,当轿夫并不是什么光鲜的职业,所以轿班解散后,郑先春这一代的人闭口不谈,他的儿女一辈对此知之甚少,而像毛武顺这样的孙辈,很多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一段历史。

  2010年,毛武顺的一个举动让渐行渐远的龙岙村轿班重归外界的视线。

  那一年,毛武顺24岁,大学毕业才两年,就决定自主创业。出于对婚庆文化的喜爱,他在椒江开了家婚庆公司。某一天,一位客户提出要用花轿迎亲办中式婚礼。在西式婚礼盛行的当时,这无疑让毛武顺眼前一亮,也引出了他深藏心底多年的“传统婚俗文化执念”。他马上回老家四处寻找,最后在邻近龙岙村的横峙村找到了一顶花轿,以1.08万元的价格买下,当时,他的年收入仅有2万元。

  花轿有了,轿夫又在哪里呢?在临海本地轿夫地位一直低下,一时间抬花轿的轿夫难寻。无奈之下,毛武顺找来了黄包车车夫和自己的两位叔叔临时充当轿夫。温岭租马匹、椒江叫乐队……东拼西凑,班底也算是勉强成立。一年只有一两单生意,每次收入仅有2000元还得支付人员费用,一场迎亲下来收入惨淡。这样的窘迫局面持续了整整5年,毛武顺始终在坚守。“当时没想那么多,只要有人想租花轿,我就很开心了。”毛武顺对记者说道。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2015年,电视剧《红高粱》里一声“高粱熟了红满天”也给毛武顺带来了红火的生意。剧里余占鳌的“杠子班”和九儿的“大红花轿”一下子打开了观众心里的“花轿梦”,各路明星中式婚礼的带动也让中式婚礼成了热议话题。党的十八大召开后,各地都趁着政策东风,加强了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和挖掘。这让毛武顺心里有了更足的底气。这一年里,毛家班在温岭的一场迎亲活动被敏感的媒体捕捉到,视频传到网上,一天内点击率就突破10万,纷沓而至的订单争先恐后地扑向毛武顺。2015年,毛家班订单达到四十几单,年收入近20万元。

  喜乐更加响亮了,村民们的口袋也更加鼓了,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毛武顺两个叔叔带动了周围村民陆续加入轿夫队伍,甚至还有退休老干部来进行体验,人数多达四五十人。每人一次可以得到200多元的劳务费,最多的时候达到了六七百元,这让村民在农闲时也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抬轿迎亲虽然是吃力活,但是能赚外快还能赶热闹,蛮有趣的。我们到过金华、宁海各个地方,就跟旅游一样。”63岁的轿夫毛道兴对记者说道。

  经营着工艺品厂的毛先昌夫妻俩加入迎亲队更多是为了体验。“只要有空,无论去多远迎亲也参加。像平时的晚上或者节日里,迎亲队会在村子里舞龙、打鼓、做表演,我也基本都参与的。”妻子何春风是迎亲队里的“媒婆”,80多岁的老父亲毛时亮也经常在活动中打打锣。他们一家是龙岙村村民积极参与村里文化活动的缩影。毛武顺的毛家班花轿为村里带来的不只是丰厚的经济效益,还有兴盛的文化氛围。龙岙村的夜晚打破了从前的孤寂,灯火通明的文化广场上时常充盈着热闹的锣鼓声和欢声笑语。

  “府城的婚俗文化在浙东是走在前列的,我们有着浓厚的婚俗文化底蕴却一直未被挖掘。作为土生土长的临海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承担起文化传承的重任,做一名合格的文化传承者。依靠‘乡村振兴’这股东风,使婚俗文化在我们家乡的土地上大放异彩,为家乡经济富裕、文化繁荣带来新的希望。”毛武顺对记者说道。

  带着祖辈和父辈的期望,32岁的毛武顺正在乡村续写“江南尽富饶,十里红妆路”的锦绣传奇……

编辑:吴佳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