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悠游浙江  >  风情

学生作品:一丘废土

2017年10月18日 09:55:00   来源:浙江在线-瓯海新闻网  

  温州实验中学 吴一格

  苍蝇扭动它的脖子,搓搓前足,伸出纤长的吸盘,乐此不疲地在土堆弹动。

  自从公厕装修完毕后,这堆废土便被废置在一旁,带着一身疲倦与令人欲呕的脏臭。

  那天大风起兮。我撑着伞捂着鼻口,快速穿过这片尘土飞扬之地。突然,明朗的笑声与公厕粪土的气味一共钻入伞里。扭头看时,是几个孩子在土堆旁戏耍,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有小孩在土堆旁玩耍。大概是公厕看守的孩子吧,营养不良的微黄的头发与灰黄的面皮同汗水糊成一团,枯瘦的小手抓着一片碎掉的瓦在土堆中挖着。“呀!”有一人突然叫起来,手拿着不知什么东西,向伙伴炫耀,几个孩子都围了上来,他眼角弯弯,眼珠子亮得惊人。尘土飞扬中, 他们微黄的皮肤与弃置的废土缓缓重合,就像天生就在一起似的。

  他们都是土的孩子。我看着笑的天真的他们,忘了飞扬的沙土,咧开了嘴。

  ,无风,只是天空阴沉得厉害,像一钢盆扣在头上。我走过废土,没有打伞,也没有捂嘴。匪徒旁没有了前日的笑声,我不免有些失落。正欲走时,公厕内“登登登”奔出一个瘦条条的身影,旁若无人地直扑那堆土。我又停下来,这是我第一次那样仔细地看他:微鼓的婴儿肥脸上有顽劣的,不知世事的神情——这是他身上唯一与寻常孩子现像的地方。无论头上盖着如水草般杂乱的头发,还是身上挂着洗变形的衣服,都与我平日见过的孩子不同,却又与他旁边的土那么契合。

  我留心看到他手上的塑料瓶,被人用廉价的贴纸笨拙的装饰着。仔细看时瓶内还有一株路旁挖的草。他抠了点泥土,放进瓶内,再用手接了水,摇摇晃晃地滴入瓶内。他的头低下来,凑近了看那株草——是那样的近,脸都要与瓶内的土融为一体。水滴滴答答地流着,是那样的澄清,以致于我能透过水看到他黑白分明,不知辛劳的眼,汗湿的脸也似乎被洗干净了,露出他那样殷切而充满希望的脸,那株普通的草也在他手中变得绿意夺人了。

  他是土的孩子啊。在正当上幼儿园的年龄,只能与弃土为伴,与土一般被遗弃在城市一角。他是土的孩子啊,正如充满希望的废土也能养活青草那般,他充满希望与怀想,生机盎然。

  王开岭曾说:“草木森森,福佑其中。”世间万物,即使只是一丘废土,即使只是一个土的孩子,也有福佑。

编辑:瓯海新闻网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