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悠游浙江  >  风情

学生作品:小店

2017年07月05日 09:51:00   来源:浙江在线-瓯海新闻网  

  温州实验中学 吴一格

  有小店大隐隐于市。

  每一天早晨的上学路上都要经过这家小店。

  小店坐落在小区一个鲜少有人出入的角落,门庭清静。小店有些年头了吧。店口招牌上那黄底红字的印着“修表店”三字,旁边另缀着些早已磨损的小字,莫约不足五六平的店里摆着一个沾着不知多少灰尘与污迹的玻璃柜。玻璃柜的最上面摆着一个奇特的机器,生着锈。上层摆着红柄的,蓝柄的螺丝刀和十字刀,第二层略显凌乱的码着几捆长短不一的表带。

  店主人常常坐在玻璃柜后,穿着件暗色的t恤衫,埋着头摆弄着手中的表。三十来岁的年纪,适中的身材。我经过小店时他总埋着头,我不得已弯下腰来端详他:粗眉毛下有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单眼皮。不厚不薄的嘴唇紧抿着,和他的小店一般,顶普通的。

  第一次进店是为被我拆坏的表去的。

  我捧着残破的表,迈进店。店主人正在帮一位婆婆换表带,还是埋着头,闷声问了句:“修表呐?”我应了一声,站在一旁。看他从底子快要掉下来的柜子里掏出一把螺丝刀捏着锈得发黑的宝蓝色塑料柄,满是铁锈的刀尖一点一点凑近一颗钉子。将刀尖突起的部分卡进钉子的凹槽,转动几下,将一颗不足半寸长的钉子取了出来。他头顶老旧的白炽灯忽地晃动起来,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他弓着腰,缩在柜台后,还是穿着那件洗得发白的旧T恤,起出四颗钉子后,他给表换上了新的表带。一旁的婆婆搭嘴道:“这店开在这地段有什么钱可以赚?”

  “哪有钱可赚?但还是得把阿爸教的手艺干下去呐……”他如是说。

  这家表店旁的店铺开了关,关了开,始终没能有几个长久的。我始终不明白,他是为何而坚持。

  那次我与母亲偶然路过他的店,没走几步,我就定住了。

  是他,坐在一张脱了漆皮的木板凳上,拉着二胡。还是那件半旧的蓝t恤,依旧是那张普通的脸,脸上却满是快活的神情。左手拇指松松的勾着琴杆,木琴筒一面雕花一面用蛇皮蒙着,压在大腿上。大臂微抬,持着琴弓。那往日微低着着的头此刻也潇洒的昂了起来。眼皮微微耷拉着,眯缝的眼睛里有陶醉更有一种欢快。此时的他是那么的与往日不同,仿佛是那行走在浪漫与艺术中的诗人,用那朴素的语言表达着自己的快乐。是的,那琴音如一群脱缰的马,将那快乐源源不断的传染给我。

  一曲终了,他慢慢起身,木板凳吱呀的一响才唤我回神。他背着微红的斜阳走进店内。母亲叫住他,随口问道:“这二胡是自学的啊。”他闻言,回身,腼腆的一笑:“是啊,就图个好听呗。”说着,脸上满是幸福的滋味。

  他幸福吗?也许在物质世界之中他是不快乐的,但在那精神世界中,无疑,他是快乐而幸福的。这份朴素的幸福使他快乐。

  我终得以明白,他是为何坚持着这家小店,这门手艺——是他的快乐与幸福,是他对那份美好的向往。他没有被那物质的生活所束缚,而是享受着自己应当享受的快乐。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资格享受幸福”是《布鲁克林有棵树》中的一句话,这句话在他的身上得到了验证。

  与其做个腰缠万贯者不如做个斜阳下拉二胡的小店主。

编辑:瓯海新闻网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