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纵横浙江  >  人文

[人文]缙云杨福高 农村文化舞台上的草根明星

2017年11月07日 08:50:00   来源:浙江在线-中国缙云新闻网 通讯员 樊有富 

  

    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11月6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 樊有富)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上午,我怀着愉快的心情乘上开往新建镇的班车,然后转乘开往双港桥客车到杨公桥,再到东山杨村拜访农民草根明星杨福高。

  来到村中,向村民打听杨福高住所,热情的村民给我引路。到达杨福高家中,他把我引进其新房二楼的书房兼卧室。这是一间坐北朝南的房间,光线明亮,空气新鲜。从窗前远眺,远方青山如黛。房间虽不大,摆设得井然有序。墙壁粉刷得雪白,左边墙上张贴着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墙角放着民间乐器和用毛笔抄写的大幅歌词,窗前写字台上摆着一叠用毛笔抄写的歌词。右前墙角放了一个小书橱,橱内有许多古今书籍,其中有一本《缙云年鉴》。房间中央是一张木床,房北则是壁橱。

  杨福高给我倒水沏茶,我俩对面坐着,开始交谈起来。中等个子的他长着一张“国”字脸,脸色健康红润,黑白相间的头发梳得很整齐。身体健硕,精神抖擞,耳聪目明,讲话声音宏亮。不像一位70多岁的老农民,倒像一位退休知识份子。

  “听说您能唱许多山歌,今天我特意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我问道。

  他笑着回答:“我喜欢唱山歌,还喜欢唱歌曲和婺剧。不但自己唱,而且还辅导附近村同好唱。”说话间,他拿出几大叠用毛笔抄在旧挂历反面的歌词、山歌词、婺剧唱词给我看。

  杨福高介绍,这些歌词是用来挂在墙上教大家唱的,目前已搜集数百首,其中有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歌曲20多首,革命歌曲100多首,山歌60多首,以及许多经典老歌。之外,还有戏剧数十本。

  “喏,放在桌子上的这些歌词是用来送人的,谁要就给谁,不论男女老小,有求必应,有人要我代抄歌词,我马上给他们抄,不要任何报酬。”杨福高指着桌子上的一大堆歌词说。

  杨福高不但喜欢唱歌,还喜欢补词、填词、改词。过去有的歌词缺词,就进行补词填词,有的歌词内容欠妥就稍作修改。例如,他在《孟姜女》基础上自编了《新时代的老年人》:

  “正月里来是新春,家家户户点红灯。舞龙舞狮元宵闹,大炮震天响不停。二月里来是春分,政府关心老年人。但顾身体保养好,唱歌跳舞会健身……”用《洗菜心》调编《小姐妹游杭城》:“我的家,在缙云,想去游杭城。先到永康去坐船,水路多风景呀。永康呀,启程呀,先走到桐琴呀。过了桐琴石子滩见到白准山呀……”给《洗菜心》加足12段。还用《大花桥》凑上春夏秋冬,给《月亮嘻嘻笑》填写了词:“月亮嘻嘻笑,挂在杨柳梢,阿大嫂在房中,心中多烦恼。问:为什么烦恼呢?想起我的郎,死得太悲伤。我抱着郎相片,两泪往下流……”

  他一边给我展示歌词,一边进行解说。说着说着就用缙云话唱了起来,还特地拉起胡琴演唱,兴致勃勃,令人敬慕。老杨今年虽然已74岁,唱起歌来声音响亮,富有美感,而且动情。由于他唱得好,且性情温和,热心教唱,很多人喜欢跟他一起唱。有的人主动到他家唱,有的人邀请他到别处唱,他的“粉丝”遍布附近村庄。2008年他所在村成了“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服务点”。

  我好奇地问他:“您怎么会喜欢上唱歌呢?”

  这一问打开了话匣,杨福高侃侃而谈。爱上唱歌,既有自己从小就喜欢听歌、唱歌的主观原因,也有受他人影响的客观原因。他的三个姐姐,都善唱歌曲,尤其是二姐杨美英,她在新中国成立初就参加了乡文工团,扮演青衣角色(当地人称她为“花旦”,今年虽已84岁高龄,但还能唱),长期受她们影响,他也喜欢上文艺。

  1950年杨福高在张公桥小学读书时,上官文老师教他们学“平二板”“流水导板”等,指导他们到附近村演婺剧《三家福》。婺剧的学习,为他今后从事文艺事业打下初步基础。村中有几位老“秀才”,如杨碧元、杨显华等先生,常常吟诗作赋,杨福高听了很喜欢,这也为他对文学艺术的热爱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上世纪60年代,村里搞“小四清”“大四清”以及“文革”时,大唱革命歌曲。村里还建立俱乐部,演出《三世仇》和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等。这些活动他都积极参加。不过村里开展破“四旧”活动时烧了许多古书画作品,杨福高收集的古山歌也统统被烧光,十分可惜。

  2000年,他从外地回家,利用修《杨氏宗谱》的机会,搜集山歌、谜语、诗词。同时,约数位同好学敲锣鼓、唱戏、唱山歌。现在,不光逢年过节,就是平时也有许多同好在一起唱,有时还有伴奏,好不热闹。心情很舒畅,身体自然也健康。

  听了杨福高的艺术之路后,我进一步了解了其家情和生平。

  杨福高有兄弟两人,四个姐妹。1957年小学毕业后,在新建初中读了一个学期后就辍学了。次年参加土地普查,在溪南各村量田。

  1964年任村公共食堂会计,曾参加在独峰书院举办的县会计班学习半个月,后任本村大队会计,因此能打一手好算盘。

  1968年8月溪南水库开始兴建,他担任记出勤、算沙石料兼吹号(民工上下工)任务。1995年到浙江农业大学后勤部干活。2000年回家务农,自学木工技术,从事做家具、造房屋。

  心灵手巧、兴趣广泛的杨福高,平时教他人织带(织现代语言文字),会织竹篓、篾轮,会打钹、鼓板、拉胡琴,还喜历史、地理,算得上多才多艺。

  杨福高还勤于动脑,利用《历书》记事,从1965年起,天天记当天的天气、干活和所见所闻(1996至2000年在杭做事期间未记),他把知道的国事、县事、乡事、村事、家事和自己干的要事全部记下来,使之成为一份少见的宝贵史料。“只要县有关部门用得着,我愿意把这些资料捐赠给国家。”杨福高的勤奋精神和爱国爱乡情怀,深深地感动了我。

  我又问道:“你这样喜欢文艺,家人支持吗?”

  杨福高说:“我既不打牌也不搓麻将,既不抽烟也不喝酒,就是喜欢唱歌、奏乐,抄抄写写。所以,家里无人反对,不但老婆不反对,子女、媳妇也支持。”

  “那么,有人愿意继承你的爱好吗?”我追问。

  “目前还没有。我有两个儿子,老大夫妻俩在新建镇开药店,老二夫妻俩在家里从事加工业;还有两个女儿嫁外村务农,他们都很忙,没工夫玩文艺。不过,他们都很支持我从事文艺活动。他们说,只要我高兴,身体健康就行。我老伴病逝后,他们更关心我,一天三餐两儿媳都会安排好,我要出去参加文艺活动,二儿子开车把我送去再接回来。也许第三代会有人喜欢文艺,继承我的兴趣,保留我的文化遗产。能否如愿,顺其自然,这个问题就不去考虑了。”杨福高说,“目前趁自己身体还健康之时,多搜集一些文艺资料,多开展一些文艺活动。”

  “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光”,充分发挥文化优势,就会转变为其他优势。杨福高作为一位普通的农民,用歌声歌唱生活,歌唱明天,成为农村文化舞台上的明星。

编辑:陈革林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