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网闻联播  >  食美浙江

[临海]锅贴

2017年10月13日 09:29:00   来源:浙江在线-临海新闻网 宋金燕 

  浙江在线-临海新闻网10月1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宋金燕)老家最要好的小伙伴,放弃了教师的工作,“继承”了她爸爸留给她的锅贴手艺。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不能释怀。

  彼此理解是需要时间的,我很悲观地认为我们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真正理解对方,理解对方做每一件事的初衷和目的,我们能够做到的最大让步不过是怀着宽容,乃至纵容的态度静观其变,等待一个更好或者更差的结果,再竭尽自己所能地去笑纳,或者承担。一直到她把那份锅贴放到我面前,格外自信地说:“你吃,你要是觉得不好吃,我立马回去考试继续当老师!”

  下意识里有些赌气的成分。人的一生,遇到爱,实现爱,似乎都不难,难的是遇到理解和懂得。筷子戳下去的那一秒,眼眶都有些湿润,锅贴的火候特别好,有点焦黄的感觉,皮薄肉多,咬破皮,“嗖”地一下,汤汁美味。我不得不说,这是小时候她爸爸的味道,伴随了我们整个童年。

  在我离开老家的时候,她做了几份,送我上火车。我想这是我们最好的和解方式。雨露,晨光,花朵绽放,大草原上的落日,挂在长颈鹿脖子上的夕阳,这些被我称为“充满想像力”的句子,后来都被她加了“再来一份锅贴”而显得有了烟火的气息。

  如今离开老家已经11年,我每次回家都会去吃锅贴。她也愈发平和,做的锅贴在小镇里有了名气。前阵子回家奔丧,在她的店里坐了很久,就呆呆地看着她忙。她也不管我,自言自语,又像是跟我唠嗑。

  煎锅贴用的锅子,讲究的。它必须得是老式的生铁锅,因为生铁锅厚、受热慢,能为锅贴底部的锅巴形成提供恰当的火候。日复一日,生铁锅被铲得锃光瓦亮。一口锅毁坏后,必然要添置新的,只是新购置的锅子并不能马上投入使用。预先得用砂皮纸进行打磨,将锅内的铁灰全部去除,等到清水洗净后倒入菜籽油烫烧一番,再倒入开水浸泡,只有经过“锤炼”的生锅才可以用于锅贴的煎制。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锅还要这么讲究,但怎么听都觉得有股匠人匠心的味道。我沉默地看着她,终于是知道了生长在市井之中的自己,骨子里那点文艺情结来自何处。

  对于任何事物的解读都有千万种,要懂得体谅和接纳,真正宽厚善良的人,就懂得如何去原宥。她做锅贴的时候,速度奇快,剁馅、调味、包制……生煎馅讲究精肉与肉皮2比1的比例,佐料就是简单的葱花,调料是盐、味精与酱油,每天的早晨3点半,就在这一方逼仄的小店里,很难拒绝的香味儿,也很难忽视那个娇小的背影。小时候内向的她,如今俨然已经是大姐的风范,倒菜油的时候,手上的茧子油光发亮。是,做锅贴,她一直是用地道的菜籽油,它香而不腻。煎制锅贴也有讲究,须在生铁锅内浇一层油,将锅贴整整齐齐地摆好,要一个挨一个,每口锅放150个,不多不少。均匀地洒上一些水,用有小嘴的水壶洒,且洒在锅贴缝隙处,使之渗入平锅底部。盖上锅盖,煎烙二三分钟后,再洒一次水,用铁铲适当地将其“松动”一番,再重复一次,淋油少许,五六分钟后即可出锅。这番动作下来,全然都不记得她曾经当老师的模样,那双纤细握笔的手,那个甩马尾的姑娘……

  心疼到无以复加,烫嘴的锅贴在盘子里,皮有脆有绵,馅又烂又酥,香气扑鼻,怎么也下不去筷子……

  “我喜欢现在的忙碌,真的,不必担心。”真是能逼出人眼泪来,就那么平淡的一句话,被她讲出来,却有那么震动人心的作用,一生的唏嘘都包含在了这句话里头。唯剩下无尽的祝福,快马加鞭,不要回头。

编辑:吴佳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